正规买球app十佳排行 -

“我在同济修古屋”?一款让人看到传统文化与游戏结合新思路的学生作品

近日,第九届游戏行业金口奖【2022年优秀未来游戏制作团队奖】评选活动成功举办,在本次评选活动中涌现出了众多优秀的游戏作品,在这些作品背后的学生开发团队更是受到了行业从业者广泛的关注。

游戏日报余生林也找到了在比赛中表现不错的来自同济大学《古建大师之路》开发团队的4名同学,和他们交流了这款游戏开发背后的一些经历和他们对于赛事以及行业的一些看法。

现在的作品是多次推翻重来不懈尝试的结果

《古建大师之路》是一款古风奇幻RPG游戏,主题与中国古建筑保护相关,玩家可以在古镇中进行探索,学习古建筑营造方法,完成古建筑的复原任务。

在探索古镇了解古镇建筑文化的同时还能深入去了解古建筑的复原搭建流程,既保证了游戏的可玩性,同时游戏也能发挥科普传递知识的作用,虽然目前仍在Demo阶段,但如果能将长处发挥好,或许会是一款不错的严肃游戏。

《古建大师之路》背后的开发团队Arch Master的四名成员都来自于同济大学的设计创意学院,古建筑题材加上同济大学在国内建筑领域的突出地位,让团队话题性十足。不过在高讨论度的背后,这个来自同济大学的学生团队的为了开发这款游戏,也把众多游戏初创团队会踩的坑都踩了个遍。

Arch Master团队的负责人郭昊洋以及负责美术、CG的孙泽明来自环境设计专业,而安启源和吴叶子同学则来自视觉传达设计专业,因为在大四上学期都选择了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柳喆俊老师开设的一门游戏开发相关的课程,才得以组队一起进行游戏开发。

此前游戏日报也曾与柳喆俊老师交流过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游戏相关方向人才培养的情况。

柳喆俊副教授

“实际做出来的游戏和最初游戏策划案中设想的游戏或许根本就是两款不同的游戏”此前不少游戏制作人都曾这样回忆过游戏开发历程的艰辛,而这样的经验之谈,又一次在Arch Master团队身上验证。

复原古建筑的科普游戏?在Arch Master团队最初的设想里,除了建筑这两个字之外,其他的设想和现在的游戏完全不沾边。

最初团队想到的是做一款可以多人协作进行建筑建模的VR软件,但是后来由于软件的游戏性不足以及现代建筑可能会涉及到侵权风险,同时加上剩余的研发时间只有1个月左右,要做出这样的一个内容时间可能不太够。后来团队和指导老师沟通后决定改变思路,将游戏做成一个有一定的科普性、可玩性,并且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完成的游戏。

古镇地图全景

而实际开发出来的作品也证明团队破釜沉舟的选择并没有错。在研发的一个多月中,团队克服了剧情多次迭代、美术资源庞大但时间急迫、前后端策划和技术实现矛盾,团队非专业程序临时上阵等问题,最终把一款具有一定可玩性以及科普性的《古建大师之路》成功地做了出来。

“我在同济修古屋”?游戏结合传统文化新思路

在【2022年优秀未来游戏制作团队奖】评选活动中,多位评委老师都针对《古建大师之路》,结合自身多年的从业经验,给Arch Master团队提出了建议。

帕斯亚科技副总裁邓永进通过一连串的发问,点出了团队在游戏设计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游戏即使是作为一款严肃游戏,目前也仍然还缺乏明确的目标受众,团队并没有想清楚游戏核心的卖点是什么,难以进行价值转化。

针对游戏缺乏商业化价值,北京奇客天创CEO黄岩评委则为团队做了一个较为长远的规划。修古建筑虽然看似小众,但实则也暗藏商机,以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为例,团队也可以尝试去做一个类似的IP,比如“我在同济修古屋”,可以和学校商量,借着学校的名气去打造这样一个IP,后续不光是做游戏,纪录片、搭建古建筑的益智玩具等,都可以去做。

并且对于启动资金方面,由于游戏本身题材在行业内属于一个偏空白的赛道,且也具有文化传播方面的潜力,完全可以去申请一些合适的扶持资金来启动项目。

除了长远的规划之外,中共湖南省省委宣传部游戏版号审查专家、长沙师范学院的副教授王至老师和《帕斯卡契约》制作人杨洋,也都为游戏提供了一些短期能做的修改建议,比如游戏内加入的元素较多,反而导致整体看起来有些割裂,可能是团队的同学并没有经过游戏设计方面更多专业的体系化培养,在给游戏做减法方面有所欠缺。

针对这些评委老师们提出的建议,几位团队成员也分别谈到了他们自己的一些收获。

在评选活动中做游戏展示与介绍的安启源同学表示,邓永进邓总提的建议对他个人触动很大,而黄岩老师对《古建大师之路》游戏创意的认可,也让团队增添了不少信心,看到了突出重围的一条路。

同时负责游戏美术的孙泽明和安启源都谈到,其实有不少建筑学院那边的老师,都已经在使用UE、Unity等游戏引擎或者游戏技术去做这种古建筑复原的事情,但因为他们可能并没有特别专业去研究过游戏,因此这类软件的体验并不会特别有趣,有的只是像过场放一个动画,在教学中方便同学们理解,因此将古建筑结构等做成游戏化的内容,确实在游戏行业还比较新鲜。

近期团队也会按照评委们的意见,想办法给游戏做一些减法,来提升游戏整体的可玩性,把游戏完整做出来。

还有半年毕业,眼前是迷茫的游戏行业?

Arch Master团队的四名成员距离毕业都只有半年时间了,团队除了唯一的女生吴叶子之外,另外3名同学都准备读研,如今正忙着实习、忙着考研。

吴叶子之前暑假在杭州的网易互娱实习过一段时间,后来又去了上海的叠纸游戏实习。如今还处在找工作的阶段,回顾自己在游戏大厂的实习经历,吴叶子表示虽然说也遇到了许多很新奇的工作,但更多时候感觉进入游戏行业做游戏,就是进入到一条工业生产流水线当中,有一点点麻木,而且游戏行业本身是一个加班比较多,有时候会觉得很累。

但是通过参加这次比赛之后,她感觉到现在行业里面还是会希望看到一些这种很新的东西,包括像《古建大师之路》这样拥有新创意的作品。作为学生,最大的优势就是有热情,脑子里的想法也会比较新。所以吴叶子也希望未来能够继续保持着这样的一个初心跟热情,继续走下去。

而团队的负责人郭昊洋虽然已经保研,但他本身对于游戏行业的关注也是比较多的。此前就了解到游戏行业因为版号等原因,整体环境并不太好,今年很多企业招聘的岗位也都比较少,平时关注一些行业内的资讯,也感觉行业整体哀声一片,对于进入游戏行业打起了退堂鼓。

好在此前游戏日报和郭昊洋对接的同事也将他推荐给了一些游戏企业,能让他去展示他们的Demo,不管最终的结果是如何,能有企业能看到他们,他觉得就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

孙泽明如今正准备出国读研,安启源则从评委的一连串提问中意识到,目前的他距离成为一名真正的游戏人或许还有一段距离,相比起如今不需要靠一款游戏养活自己,未来真正步入游戏行业后,需要考虑的东西目前基本都还没有接触到,

即使是做独立游戏,也仍然需要考虑市场需要什么,自己游戏的价值是什么,而不再仅仅依靠自己的喜好去做。玩家并不会因为你是学生开发者,就去玩你一个不好玩的游戏,面对现实的世界,如果想要靠游戏养活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与Arch Master团队的几名同学交流完后,让人感触颇多,就如评委老师们所提到的一样,高校作为游戏行业人才的输送端,这些学生们有着许多新奇的想法,但同时他们也对未来即将要踏入的这个行业有着众多的疑惑,也需要更多行业人的解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